孩子的负面情绪,也值得我们去拥抱

伴随着孩子长大,曾经的小天使也慢慢显露出“小恶魔“的面容。学步期的孩子心情就如同一天经历了春夏秋冬,阳光闪电暴雨台风和冰雹,前一刻蓝天白云晴空万里,突然就来了暴风雨,无处躲避,让人始料不及。

01

负面情绪

伴随着孩子长大,他的哭声不再是简单的代表饿了、渴了、热了。当孩子的哭声带着其他的情绪时,我们开始焦躁不安,缺乏耐心。

经常可以在大街上听到这样的话,“哭什么哭,别哭了”“不准哭,再哭妈妈就要打你了”“你好烦,老是动不动就哭”……

从我们的传统思维里看,我们是不欢迎孩子表现出负面情绪的,不管是哭泣、愤怒还是生气。

其实负面情绪和正面情绪一样重要,都是属于我们的一部分。

情绪是客观存在的,它是一种体验式的存在。不会因为你不喜欢它就不存在了,也不会因为你跟孩子说“不准生气了”,生气就会消失。

所以家长要做的首先是帮助孩子认识自己的情绪,第二是接纳孩子的情绪,第三是引导孩子恰当的表达情绪。

认识情绪

儿童不像成人一样,能够清楚地分辨自己的情绪。生气、难过、忧伤、害怕,婴幼儿并不能很好地分辨,只能笼统的感受到“这让我很不高兴”,于是可能会嚎啕大哭、大喊大叫、摔东西等。

首先父母要做的是观察,当孩子表现出负面情绪的时候,去看看是什么引起的。

比如我家宝宝有一次搭积木,几次都没有搭上去,就把手中的积木扔了并开始大哭。这时我对他说,“你看起来很挫败,很伤心,因为你没有把积木搭上去。”

我们要利用语言去帮助孩子在一团混乱的情绪当中,一点一点的去区分、认识不同的情绪。

有时候孩子想玩一些物品,但我们不给的情况下,比如孩子想玩剪刀,我当然是拒绝的,并放到了一边。孩子很伤心的哭了起来,这个时候并不是说教的完美时刻,告诉孩子剪刀有多危险会造成怎样的后果。

孩子的确需要理解这个概念,但当下最重要的事,是共同面对孩子的情绪。已经被情绪占据大脑的孩子,此时是完全听不进任何道理的。

这时我通常会说,“宝宝很想要剪刀,但是妈妈没有给你,你非常的难过”,帮助孩子去认识,我现在哭是因为我难过。

认同情绪

如同上面剪刀的例子,除了帮助孩子理清自己的情绪之外,我们还要去认同并接纳这些情绪。不能说,“哦,宝宝很想要剪刀,妈妈没给你,你很难过,但是你也不至于哭吧,不要哭了。”

前半句能帮助孩子认识自己的情绪,后半句又否定了孩子的情绪。这样做的后果是孩子无法接受自己的情绪,会认为自己的情绪是不合适的、是错误的。

回想一下小时候我们摔倒大哭时,大人们说“没事没事,不疼的,你很勇敢的,别哭了”,其实心里是有疑惑的。

我明明摔倒了很疼,皮都擦破了,你为什么说不疼,来否定我的直观感受? 明明就很疼啊! 我疼了就会哭,我也控制不住,为什么不让我哭呢?

孩子也是啊,他明明就因为摔倒了很疼,你却告诉他不疼没事的。他明明就因为想玩剪刀你不让他玩而哭得很伤心,你却让他不要哭。

我们要学会认可孩子的感受,他的害怕、伤心、愤怒等等,因为情绪就在那里,他不会离去。比起试图压制负面情绪,不如学会如何与负面情绪共处。

表达情绪,引导孩子做出合适的行为

有人会问,我认同孩子的情绪,但是他一生气就打人,我不能管吗?

这里有两个概念,生气是情绪,打人是行为。我们认同孩子的负面情绪不等于认同孩子的不恰当行为。对于不恰当的行为,一定要即刻制止,然后再做引导。

情绪没有好坏之分,但是表达情绪的行为有好坏之分,我们有三个原则:不伤害他人、不伤害自己、不损坏公物。在这样的前提下想想,怎样发泄和表达自己的负面情绪是合适的。

某天我儿子和我发脾气,边哭边打我的头。我立刻用手挡住了他的手,冷静平缓地和他说:“因为我不让你现在出去,你很伤心,很生气,我能理解。但是我不喜欢你打我的头,我的头很疼,所以请你不要打。”

说完之后停顿了几秒,观察孩子的反应,孩子需要一些时间去消化你说的话。然后他又准备打我的头,我用手挡住没让他打,并且说:“我不会让你打我的头,我不喜欢。”

这次停顿几秒之后,孩子意识到不能打我的头,于是他开始打自己的头。我同样也用手挡住了他,不让他打自己,说“我不会让你打自己,弄疼自己”。

这次之后,他谁也不打,自己站在原地哭。这时候我再说,“看得出你非常的生气和伤心,不如这样,妈妈提供你一个方法,我们去打枕头好不好,走,我们一起去找一个枕头。”

这次孩子立刻停止了哭泣,牵着我的手去找枕头了。等找到枕头的时候,他的情绪基本平缓了,这个时候我可以进行一些说教。比如可以说,宝宝生气的时候,我们可以跺脚、打枕头、大喊等等。提供给孩子一些行之有效的发泄自己情绪的行为。

一个人永远快乐,那他就是不快乐的。

因为情绪是个对比度,永远的快乐就丧失了感受情绪的能力,无悲无痛,无欲无求。

所以,负面情绪的存在是在帮助我们更好地去感受正面的情绪,因为那些悲痛、伤感、愤怒,我们才能更好地体会到开心、幸福、满足。

首页滚动